《媽咪快逃,父皇殺來了》  第331節

作者:路嚴
子依不知所措望著上官靖;一直清楚,他總是有意無意的關心自己;卻萬萬沒想到,他竟會為自己做到此種地步!
  “你愛她吧!”不是問句,而是肯定!
  上官靖神色一僵,眼瞼微垂:“不是!在下只是實話實說!”
  “呵!”紅綾冷笑,慢慢直起嬌軀:“好一句實話實說!”輕輕把玩手中匕首,狀似無意呢喃:“紅綾這一輩子,聽的假話太多;所以,紅綾憎恨每一個說假話之人!”話音落,匕首狠厲朝子依胸口襲去!
  子依可以清晰感受到,匕首劃破空氣的聲響,認命緩緩閉上雙眼!
  千鈞一發間;上官靖猛然站起,用自己身軀為其當下致命一刀!
  身上突然壓下的重量,令子依快速睜開眼瞼:“上、上官公子……”
  上官靖對其扯起一抹虛弱的笑,隨后身子一軟,朝后倒去!
  子依熬夜看書,將其抱入懷中;掌心傳來的溫熱感,令子依將手從其背后挪出;入目,是一片赤紅!
  一顆顆晶瑩淚珠,順著眼角滑落:“你怎么這么傻?怎么這么傻……”
  “別、別哭!”鮮血不斷流失,令上官靖臉色變得蒼白不堪!
  “你先別說話!子依讓他們救你!讓他們救你……”慌亂眸光,急切望向一一:“……皇上!求你救救他!求你……”
  一一眼底閃過復雜情緒,無聲輕嘆一聲,邁步至上官靖身側,指尖快速搭上其脈搏之上!
  “皇上!怎么樣?”片刻,子依淚眼婆娑詢問,希望他能給予自己一個好的答復!
  一一眉宇微擰,輕輕搖頭!
  “不可能!不可能……”子依淚水流的更兇,沾滿上官靖血液的柔荑,抓上一一衣襟:“……你醫術如此高明,怎會連小小刀傷都治不好!你在騙子依!你在騙子依……”
  凝視處于崩潰邊緣的子依,一一開口:“匕首剛好刺正他的心臟,此刻若有藥物在身,他倒是有一線活下去的希望;只可惜……”剩余話語不用一一言明,子依便已了然!
  “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誰說不是!你那黑心下屬,不僅不顧我們的死活,更不顧你這所謂主子的死活!”
  “不僅設計我們,還強行搜走我們身上所有藥物!”
  “現在所發生的一切,你也只能怪你自己有眼無珠了……”
  侍衛們你一言,我一語,紛紛刺入子依早已傷痕累累的心房!
  “對不起!對不起……”凝視懷中隨時可能消逝的生命,子依除了說對不起,不知自己還能做些什么?
  “你若早說實話,紅綾也許不會刺下這一刀!”居高凌下望著臉色蒼白如紙的上官靖,紅綾冷艷輕啟櫻唇!
  上官靖虛弱笑容中,有著掩飾不住的苦澀:“說、說不說實話,有、有這么重、重要嗎?”每說一個字,仿佛都要費去他很大的力氣:“只要自己知、知曉自己的心、心意,看著她、她幸福,不、不就好了嘛!”
  “你還真不是一般的傻!”說這話的同時;不知為何,紅綾腦海中倏然閃現東方旭驍的臉孔;二人曾經相處的點點滴滴,此刻如電影般在腦海中回放!
  這一刻,紅綾倏然頓悟;原來,沒有哪一個人,會對另一個人無緣無故的好;更沒有哪一個人,會無緣無故為另一個人赴湯蹈火!
  紅綾眸光,越過上官靖;望向子依滿是淚痕的俏臉:“你還真不是一般的幸運;壞事做盡,竟還有人愿意為你赴湯蹈火!”
  對于紅綾的譏諷,子依并沒心情去理會;香肩不停抽動,淚水仿若是斷了線的風箏般,不停墜落:“你真的好傻,子依不值得你這么做!不值得……”
  上官靖此時,已沒任何顧忌;吃力抬起手臂,指尖輕輕撫上子依臉頰:“你還、還記得……我曾經、曾經送與你的四葉草嗎?”
  子依含淚點頭:“記得!”
  上官靖聽聞,眼底浮出一抹喜悅:“我希望、希望你可以如、如它的祝福般,幸福、快樂的生、生活下去!”
  “別說了!別說了……”子依收緊手臂,緊緊抱著上官靖;因為她清楚,自己無法完成他的祈盼;他的死亡,對于她而言,無法改變任何即將發生之事!
  上官靖心中何嘗不清楚,吃力對著子依扯起一抹安慰的笑;隨即眸光慢慢轉向紅綾:“皇、皇后娘娘!在下已、已替她償命,還請、還請皇后娘娘開恩,饒、饒恕她一命……”
  望著至死,仍不忘為子依求情的上官靖;紅綾突然覺得,有些愛情,真的讓人無法理解,卻又令人不得不去感動!
  “你事先真不知,小如要對紅綾下毒?”紅綾未給予上官靖答復,而是倏然對著子依詢問。
  子依輕輕點頭,此刻的她,已沒任何說話的欲望!
  紅綾在眾人注視目光下,扔掉掌心帶血匕首;滿足上官靖在人世間最后一個愿望:“紅綾答應你,不會殺她!”但同樣,不會輕易放過她!
  “謝謝、謝謝皇后娘娘!”
  “你不用謝紅綾,要謝就謝你自己;因為,是你給予她繼續活下去的機會!”錯殺一個與自己無冤無仇之人,紅綾心中若說沒有自責,那是絕對不可能;所以,紅綾終究還是答應他人生最后一個請求,只希望,他可以去的安詳!
  上官靖笑了,笑的是那樣的滿足,與無牽無掛;停放在子依臉頰之上的指尖,慢慢滑落,眼瞼隨之緩緩閉起!
  別了!我所愛之人……
  若是有來生,我希望自己可以早些遇到你;這樣,你便可以不用去經歷那些勾心斗角之事;永遠保持著天真與活潑……
  “不!不!”子依仰天長嘯;若是淚水可以凝聚成河,只怕此刻四周早已被河水包圍!
  眾人望著此刻傷心欲絕的她,紛紛寂寞!
  “犯下過錯之人是子依,該死之人也同樣是子依;不應該是你,不應該是你……”沾滿血液柔荑,輕輕覆上上官靖早已合上的眼瞼:“……你曾經多次勸阻子依,可子依總是無視你的好意;如今,卻又害你為子依送命;你讓子依如何報答你的恩情?如何報答?”
  第五百九十八章 黑暗(一)
  悲傷氣氛,持續了很久很久……
  在眾人以為,子依會撐不住倒下之時,她卻輕輕放下懷中之人,緩緩起身!
  “你是從何時,開始懷疑子依?”子依眸光直視一一,即便要死,也要死的明白!
  “從你探聽,玄冰國可有其他人活著,朕便開始起疑;但真正確定下你的嫌疑,卻是在你第一次進入天牢之時!”此時此景,彼此之間已沒有在說謊的必要!
  “為何?”子依不解;放自己進天牢的是他,為何卻能因為定下自己的嫌疑!
  “因為,你鞋子上所帶出的青苔!”一一微頓,詳加解釋:“天牢最深處,除了侍衛偶爾送些食物進去,基本上常年無人進入,地上長滿青苔乃是很平常之事!”
  “原來如此!”子依笑的苦澀:“你放子依進入天牢,其真正目的,實際上是想以此試探子依!”
  “是!”
  紅綾眸中閃過錯愕……
  原來,這才是事情真相!
  原來,自己一直在錯怪他,誤會他!
  “既然你已確定子依嫌疑,為何還要將子依留在宮中?”子依幽幽詢問,倏然想到一種可能:“你是為了釣出,子依身后之人?”
  “是!”一一直言不諱應聲。
  “呵!”子依自嘲輕笑:“子依一直覺得,自己做的極為隱秘;沒想到自己卻一直活在你的掌控中,任你耍來耍去!”
  “你錯了!”一一眼底,有著說不出的惋惜:“朕從未想過要戲耍與你;在朕的心中,朕永遠希望你能保持著小時候的天真!但……”一一幽幽長嘆:“……朕無數次的暗示你,希望你可以收手;而你,卻一直不聽朕所勸!”
  子依細細回想,他們曾經相處的點滴;才驀然察覺,他當時話中含義:“遲了!現在說什么都遲了……”
  “是啊!遲了……”走到這一步,已不是一一的一句原諒,便可將所有事情一筆勾銷;因為,夾在他們之間,畢竟有著太多無辜的生命!
  “紅綾想知道;你為何會拋棄初夏國對你的恩情,而選擇恩將仇報?”紅綾出聲,問出心中一直存在的疑惑。
  子依眸光轉向紅綾,不回反問:“你覺得呢?”
  “紅綾一開始以為,你是為了獨占一一哥哥,才會多次加害與紅綾;現在看來,并不是紅綾想的那么簡單!”紅綾直言;并不覺得自己曾經想法,有何問題。
  “若真如你所想般,子依也不會走到這一步!”在黝黑的洞內,子依聲音顯得有些飄渺,令人無法琢磨。
  “……”紅綾未語,靜靜等待她的下文。
  “在你們大婚前夕,突然有人找上子依;告訴子依……”嗤嗤苦笑,從櫻唇中溢出:“……父皇并不是自殺,而是被當今皇上所殺!”
  “是泥哈父子!”一一不用多加猜測,便知是這對父子所為。
  “嗯!”
  “就是因為這;所以,你才會在大婚前設計一一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