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王座 [精校]》  第641節

作者:赤北

對于這份看起來忠心耿耿的通訊讓同樣在一邊觀看的帝國聯絡官心驚膽戰。
沒有人能夠比他更為清楚芙蘭領現在就有一個神明,而且聽起來芙蘭領和李妍領隨時可能繼續出現更多的神明,就連芙蘭本人,也距離神明不遠。
在這種時候在通訊中表達皇帝陛下是人類帝國唯一的神明,唯一的推論是,芙蘭領將會在皇帝陛下蘇醒之后立刻離開人類帝國的統治,成為獨立的王國。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芙蘭在通告中反復強調皇帝陛下是帝國唯一的神明。
那是因為,芙蘭領和李妍領在可以知道的未來,將會脫離人類帝國,也不會和皇帝陛下競爭人類帝國的神明權威。
反過來,這個通告也是一個提前的警告,在明確告知芙蘭領對人類帝國的神明位置沒有興趣之外,也告訴皇帝陛下,不要企圖打芙蘭領和李妍領的主意,芙蘭領和李妍領有著自己的神明,同時也將只崇拜自己的神明。
塔蘭德不知道這樣的一個通告傳達到皇帝陛下的耳朵中,皇帝陛下將會做出什么樣的反應,但是他可以知道,皇帝陛下最終只能默認這個通告,甚至當芙蘭領將來從帝國中脫離時,皇帝陛下也不會做出什么過激反應。
現在的皇帝陛下處在即將蘇醒前最危險的時候,他現在除了依賴芙蘭為他承擔足夠的警衛,沒有其他選擇。
皇帝陛下的信徒和敬仰者,那些掌握權勢的帝國神教不僅不能保證他蘇醒前的安全,反而是他蘇醒結果的真正敵人,這種情況不能不說是一種莫大的諷刺。
至于皇帝陛下是否能夠蘇醒,塔蘭德完全沒有顧慮,就像是芙蘭說過的那樣,只要殺死那些邪神,對于皇帝陛下傷口上的邪神印記就會自動消失,作為神明,如果連沒有邪神印記的傷口都無法復原,那么神明也就無法被稱為神明。
換句話說,只要張義能夠殺死邪神,那么皇帝陛下的蘇醒就是必然的結果,只要皇帝陛下及時蘇醒,那么帝國神教也好,凱斯汀家族也好,就算是夏拉這樣的人類強者,最終只會在皇帝陛下的震怒中灰飛煙滅。
至于張義能不能殺死邪神,塔蘭德認為更加不必顧慮,只要想象一下張義現在的陣容,那個奢華到甚至可以進行恒星系征服的可怕陣容,這樣的陣容對付4名邪神,實在是一件看上去太過輕松不過的事情,只要能夠找到邪神。
目前必須要做的,就是盡可能的爭取時間,只有足夠的時間,才能帝國的未來。
皇帝陛下隨時都可能恢復正常,但是在此之前,會有更多的先兆,比如傷口開始迅速愈合,這一切,都會首先被最為接近皇帝陛下的夏拉感知到,這也等同于帝國神教將會比帝國之盾禁衛軍團,和帝國上議院更早知道皇帝陛下的蘇醒,從而有更多的時間做出反應,阻止皇帝陛下的進一步蘇醒,甚至是,弒君。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確保皇帝陛下的蘇醒不受打擾,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盡可能的爭取時間,在皇帝陛下蘇醒征兆出現之前,就將地球完全保護起來,如果有必要,甚至需要將夏拉驅逐到帝國神教的星球或者是凱斯汀家族的星球上去,只有這樣,才能在皇帝陛下蘇醒的過程中,保證皇帝陛下不受到任何影響,再次君臨人類帝國。
“我必須盡快離開芙蘭領,在得到您的答復后,我想我的前期使命已經完成,接下來,我會前往帝宮覲見皇帝陛下,并將您之前需要我傳達的信息準確的報告給皇帝陛下,因此,如果沒有更多的事情,我希望從您這里告退,現在就乘坐軍艦回到地球。”
芙蘭對于這位帝國聯絡官這么積極的離開并沒有做出什么挽留,相反,她隨意的揮了揮手,說:“你必須盡快的回到地球,我會在兩天以后動身,當然,前提是在得到帝國上議院和帝國軍方提供給芙蘭領足夠安全的空間通道基礎上,所以,可能的話,也許我和你到達地球的時間不會有太大差距,從現在開始,盡可能的為我們爭取更加安全抵達地球的時間,是帝國上議院和你們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
塔蘭德不斷點頭,隨后大步離開芙蘭領的公爵府,前往不遠處的機場。
這一次,他身邊沒有什么隨員,上一次在李妍領那些隨員讓他丟臉的表現導致塔蘭德再也不相信什么龐大的陣容有助于提高談判地位,現在的他,只有一個人,卻取得了足以讓帝國上議院感到滿意的結果。
飛船開始轟隆隆的從地面起飛,前往芙蘭領首都星上方的太空港,塔蘭德忽然有一種感應,就像是在李妍領的太空港曾經經受過得一樣,在這里,他同樣會受到一次震撼。
隨后,當飛船降落在太空港后,剛剛下了飛船的塔蘭德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會有剛才那樣的想法,所謂震撼,此時正在他的眼前。
透過太空港的巨大舷窗,帝國聯絡官可以看見,至少有22艘巨大的戰列艦在太空港中系留。
在戰列艦的外圍,還有大量的巡洋艦正在不斷浮動,至于那些更小一點的驅逐艦,在這些龐然大物的面前,幾乎渺小到足以忽略不計。
“那是什么?”
塔蘭德當然知道那些是戰列艦和巡洋艦,但是如此壯觀的陣容對他來說可謂是前所未見,如同巨大的墻壁一樣壁壘森嚴的戰列艦群在一瞬間讓他的心跳都為之暫停。
“第一和第二戰列艦編隊。”
一名在太空港中服役的士兵如此回答,他站在這位看起來和芙蘭領上居民格格不入的帝國軍官面前,同樣看著舷窗外的戰列艦編隊,安靜了相當長時間后,這個小兵才說:“不得不說,即使我已經看這個場景超過了幾十遍,但是仍然覺得這個場景對我實在是飛鏟震撼,不是嗎?”
“哦,當然,我是說,第一和第二戰列艦編隊,可是這里足足有22艘戰列艦啊,難道說,芙蘭領沒有更多的配屬軍艦組成戰列艦編隊了嗎?”
士兵扭頭看了一眼軍官,問:“帝國來的?”
在那一瞬間,塔蘭德忽然覺得窘迫無比,無論是李妍領還是芙蘭領,在來到這里之前,他都以為那里是土包子的聚集點,都是一些沒見過市面的鄉巴佬,并且曾因為感到些微的驕傲。
但是,無論是李妍領還是芙蘭領,真正給他帶來的,卻是‘他才是真正的土包子’這樣一個印象。
在李妍領,他第一次見到了航母編隊,并且親身體驗了那巨大而且讓人感到窒息的壓。
而在這里,在眼前這個令人震撼的場景面前,他同樣因為聽見那個士兵問自己是不是帝國來的而感到羞愧。
很顯然,就連這些士兵都知道,只有帝國來的,才會遲鈍到沒有答案。
什么時候,人類帝國反而成為鄉巴佬聚集的地方呢?
塔蘭德沒有顧得上對這樣的問題多做思考,就聽講身邊的士兵解釋說:“芙蘭領在大半年前就已經發布了新的戰列艦編隊條例,4個月前,公爵大人再次完善了這個條例,現在芙蘭領的一個標準戰列艦編隊由12艘戰列艦和25艘巡洋艦組成,在戰斗時,隨時根據實際情況拆分成3個一組的小型戰列艦編隊,或者6艘一組的中型戰列艦編隊,同時可以在戰列艦編隊中混雜更多的小型軍艦,以保證在絕對的火力優勢下,還能勝任更為復雜的戰斗任務。”
“12艘戰列艦一個編隊?!你確定這是真的?”
塔蘭德幾乎要吼起來,這樣龐大的編隊,這樣強大的編隊,對于人類帝國來說都是一個可怕的震撼,而現在,芙蘭領已經有了兩個這樣的編隊,而且,聽起來,芙蘭女公爵用于調停帝國內部分裂的兩個戰列艦編隊指的就是這兩支編隊。
是24艘戰列艦,而不是2艘戰列艦,這個反差對于塔蘭德的小心臟來說,是一個不小的壓力,以至于他必須用力才能發出聲音。
對于人類帝國軍官的詢問,那名士兵只是抬起下頜,示意了一下太空港中隨處可見的晶體顯示器,說:“這種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在這些顯示器上隨時都能查閱,如果你需要,可以自己去看看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了。”
塔蘭德長長地吸氣,然后長長的吐了口氣,如此反復幾次深呼吸,在那個士兵認為他更像是一個瘋子之后,帝國聯絡官沒有去查閱那些晶體顯示器,而是扭頭走向自己的軍艦系留港,對著那里同樣因為外面忽然出現的大量戰列艦而變得目瞪口呆如醉如癡的帝國士兵喊著:“我們現在出發,現在就趕回地球,動作快一點,相信我,只要能夠及時趕回地球,你們就將目睹一個足以載入歷史史冊的事情發生,而你們,每一個都是目擊者,同樣也是參與者,甚至同樣也會被記載進歷史之中。”
看著那些士兵并沒有因為自己可能進入歷史記載而變得多積極,塔蘭德微微一笑,用前所未有的輕松語氣說:“只要能夠比過來的時間更快的回到地球,我會出面勸說帝國上議院和帝國軍方給你們發放雙份的俸祿,當然,這些俸祿在帝國上議院沒有批準之前,你們可以找萊特家族索要,我還將給你們額外的薪俸,以感謝你們這么長時間以來對我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