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級官員集體腐敗,在那一天,劊子手刀鈍的斬首

來源:互聯網  時間:2019-11-19

歷朝歷代,都有貪污腐敗的現象,在位的當權者也會實行相應的政策,來懲治貪官污吏,以顯示其清明的統治。可是,再嚴謹的政策也會有遺漏的地方,更有甚者,統治者會根據貪污犯的多少來修改法律,以減少貪污犯的數量,從而,使得貪污之風更加的猖獗。

康乾盛世,歷經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在他們共同的勵精圖治下發展出了中國封建王朝史上的最后一個巔峰時期。乾隆二十五歲當上皇帝,在其祖父和父親身體力行的教導下,成就了他的政治抱負,也預示著乾隆將是一個大有作為的皇帝。

在乾隆統治期間,學習和摒棄了康熙與雍正的優點和不足。年輕時<-可點擊播放的他,事必躬親,處事果斷,勤于政事,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大清朝有了空前的統一,社會和諧穩定,人民安居樂業<-可點擊播放天下<-可點擊播放更是呈現出一片祥和之氣。面對如此豐功偉績,乾隆難免會自我膨脹。

以至于,到老年時期,他就變得好大喜功,生活奢靡。為了南巡游玩,特地在當地修了一<-可點擊播放座塔,卻不覺得勞財傷民,還管自己叫“十全老人”。而社會上下的風氣,更是以皇帝的生活為指導,皇帝都如此豪奢,王公貴族可想而知,紛紛模仿。一時間,整個社會奢侈成風,追求享樂,紙醉金迷<-可點擊播放,夜夜笙歌。

所以,在乾隆晚年的時候,大清朝的貪官污吏、腐敗之風也達到了整個大清王朝的巔峰狀態。史書記<-可點擊播放載,當時的情況是“上下關通,營私欺罔”;“督撫藩臬,朋比為奸”,字里行間都是痛惜無奈之情。連乾隆自己都承認,所有的省級都督中,真正廉潔自愛的人是寥寥無幾的。

展開全文

帶了乾隆四十六年,發生了大清朝開國以來最大的一起貪污案——甘肅冒賑案。當時,被直接判處死刑的就有一百多人,連乾隆皇帝也驚呼,此案“為從來未有之奇貪異事”。

這起貪污案的主要人物,就是乾隆曾十分倚重和信任的王亶望。

當時,甘肅地區土地貧瘠,氣候惡劣,百姓經常顆粒無收,朝廷每年都要撥款購買糧食,以供災民生活。后來,為了節約國庫開支,朝廷決定準許甘肅以外省份的商民捐糧食,捐了糧食你就可以當監生,類似于捐官。

捐來的監生不用千里迢迢來到京城讀書,就可以直接享有和秀才一樣的身份地位,可以參加鄉試后直接當官,這是富家子弟入仕<-可點擊播放的捷徑,大家自然是趨之若鶩。然而,這個方法有很大的弊端,就是十分方便經手的官員借機貪污,并且,挪用捐來的糧食或者直接讓富商捐錢,以便自己中飽私囊。

富商錢捐了,官當了,但是,甘肅的老百姓卻依然餓著肚子,叫苦連天。乾隆便指派自己最信任的王亶望任職,專門來管理這件事。

誰料,王亶望當著乾隆的面,拍著胸脯保證一定會把這件事辦好,背地里卻和貪官們狼狽為奸,甚至,讓富商把錢全部交到他那里。但是,這樣的事情,遲早是會露餡的,王亶望便和當地官員合計,為了“合理開銷”掉捐來的銀兩,他們便決定向朝廷謊報災情。

有了王亶望帶頭,其他官員的膽子也慢慢大了起來,致使甘肅所有的官員幾乎都是串通一氣,上下向蒙。另外,王亶望還因為捐監有功,升了官,當了浙江巡撫。人們見王亶望如此欺上瞞下,還能升官,于是,他們更加變本加厲的搜刮民脂民膏。

從寧夏調來的王廷贊,在大趨勢之下,不得不同流合污。在王亶望逍遙法外七年<-可點擊播放后,終于露出了馬腳,甘肅爆發了叛亂。朝廷派出軍隊去鎮壓,需要大筆軍餉,而王延贊認為:如果自己用貪污來的錢充當軍餉,說不定在以后東窗事發時,還可以將功贖罪<-可點擊播放。于是,王廷贊很大手筆,一次就捐了四萬兩白銀。

但是,這件事很快引起了乾隆的懷疑,以當時王廷贊的俸祿,四萬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數字。于是,乾隆命人徹查當年的所有捐款,不久,就有膽小的甘肅官員和盤托出了王亶望是如何玩法營私、冒賑貪贓的內情。乾隆大怒,收集證據后發現:整個甘肅官場竟無一幸免,共追繳贓款高達二百八十多萬兩。

在幾個月后,乾隆對他們幾個貪污集團作出判決。

然而,該如何處置,卻成了一個難事。按照祖制,貪污超過一千兩銀錢就要問斬,但是,這個標準太低了,按著一千兩這個標準來的話,甘肅官員幾乎全部都要被砍頭,到時候官場就沒人了。于是,乾隆不得不修改法律,把一千兩的標準上升到了兩萬兩,貪污兩萬兩以上直接砍頭,超過一萬兩萬的懲罰。

但是,即便是這樣要被砍的官員還是多的嚇人,于是,乾隆就再改貪污達到兩萬及以上的,如果之前政績考核優秀可以免死。就這樣,一改再改之下,本來有一百多個官員被處死,結果,只有五十二名官員被處死了,還有一百九十四名被抄家撤職,甘肅省的官員幾乎“為之一空”,劊子手砍頭的刀子都鈍了。

乾隆對腐敗深惡痛絕,曾多次放話說要嚴加懲治,誰知道,這次竟然為了貪污腐敗的官員而修改律法。而本案的處理結果,甚至,激勵了官場的腐敗。乾隆自己也不會想到,就是這次自己的縱容,不僅沒有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反而是越反越腐。

經查,至乾隆四十六年初,甘肅省共有274450名報捐監生,收銀15094750兩,合計侵貪賑銀2915600兩,所謂監糧有名無實。

參考資料:

【《清史稿·高宗本紀》、《“甘肅冒賑案”:清代第一大貪污案》、《清代甘肅人口的分布》】

責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