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排名說服劉暢的資本嗎

來源:互聯網  時間:2019-11-19

婁敬在歷史上出現得著實奇怪,出場也堪稱意外<-可點擊播放。他可謂亂世奇才,卻生卒年不詳。我們只是在司馬遷的《史記》中看到寥寥幾筆,但也足以令這個戍卒名垂青史了:

“婁敬,齊人也。漢五年,戍隴西,過洛陽。”

婁敬,身為一名齊人,卻一直戍守隴西,漢五年(公元前202年6月),婁敬從被征調去的隴西郡(今甘肅臨洮)來到洛陽。此時的婁敬,一副西北人的打扮,且很是落魄:穿著破舊的衣襖,拉著大車。

一介戍卒,卻極關心時政。婁敬聽說漢高帝劉邦就在洛陽,而且決定要將帝都定在洛陽,他做出了一個改變自己人生命運和一座都城命運的決定。

此時的婁敬,扔掉了拉車子的橫木,去拜見了同是齊人的虞將軍。婁敬對虞將軍說,他要求面見高帝劉邦。作為同鄉的虞將軍,看到婁敬穿著破舊的衣襖,好意勸婁敬:你不能穿成這樣去見高帝。我給你<-可點擊播放找件好點的衣服換上。

婁敬謝絕了虞將軍的好意:我如果穿著華麗的衣服,那我就穿華麗的衣服去見高帝;我現在穿著破舊的衣服,那我就穿破舊的衣服去見高帝。

展開全文

公元前202年2月3日,劉邦在定陶稱帝,當月,從定陶來到洛陽。三四月間,漢高帝劉邦在諸侯大臣的簇擁下,住進了洛陽的南宮。贏得了楚漢戰爭的漢王朝,第一個問題就是準備在哪里建都。

在躊躇滿志的群臣們看來,首都非洛陽莫屬<-可點擊播放,洛陽是周朝建國之初所建立的東都,周平王東遷后即位于洛陽。

都城是一個帝國<-可點擊播放政權的中樞和心臟,為國之根本,選得妥當與否,直接關系著天下的興亡和長治久安。定都,絕非一個簡單的首都選址問題,它還關系到人心所向、統治安全、資源分配。

穿著破舊皮襖的婁敬,在虞將軍的引薦下,竟然就面見了漢高帝劉邦。劉邦卻從穿著落魄的婁敬身上,感受到不凡的氣質。同時,劉邦大概也想到婁敬的衣食住行肯定成問題,所以劉邦先賜給婁敬食物。待婁敬吃完,劉邦才詢問婁敬所來何為?

婁敬直言不諱地問:陛下定都洛陽,是不是要與周朝比較一下興盛?

這正是劉邦心中所想。劉邦自然說:然。

婁敬斬釘截鐵地說:不應該定都洛陽。婁敬對比劉邦取得天下和周朝取得天下的不同之處,從歷史的、地理的、軍事的、民心的等等方面,陳述不宜建都洛陽的原因。這令劉邦意識到,立都城的確不只是地利的問題。縱使洛陽有千般好,在尚且不能保證安全的情況下,立洛陽為國都還不是最理想之選。

婁敬又詳細論證了建都關中的重要意義,他的核心其實就是一個:選擇立都關中是明智之舉。

定都是件大事,劉邦遂召集群臣商議。劉邦的手下“群臣皆山東人”,全都不愿定都關中:“爭言周王數百年,秦二世即亡,不如都周。”這讓高帝劉邦遲疑不定。

退朝后,劉邦私下詢問他一向非常信任的謀士張良。張良從洛陽和關中的地理形勢著眼,為高帝劉邦做了詳盡分析。

張良言:夫關中左肴函,右隴蜀,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饒,北有胡苑之利。阻三面而守,獨以一面東制諸侯;諸侯安定,河渭漕挽天下,西給京師;諸侯有變,順流而下,足以委輸;此所謂金城千里,天府之國也。婁敬說是也。

再合理的歷史決策,假如沒有人以堅定的意志強力推動,那也是不可能實現的。劉邦力排眾議,決定就采納這個婁敬、張良的建議,“即日車駕西都關中”。漢五年八月,劉邦正式遷都長安<-可點擊播放(今陜西西安市西北)。

小人物<-可點擊播放婁敬,大膽倡議定都關中,表現出的智慧和才能,深得高帝劉邦的賞識。劉邦對婁敬做出了兩個封賞。一是賜婁敬姓劉,讓貧困的婁敬有了家族的尊榮。二是劉邦給了婁敬一個封號:奉春君。

漢王朝初始,選擇建都長安,是鞏固政權具有重要意義的步驟。在這個問題上,固然說明婁敬胸懷全局,頗具政治眼光,另一方面也不能不說劉邦慧眼識人,擇善而從,不以人廢言。

責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