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萌探:好奇害死貓》  第430章小武

作者:莫三九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喲,你剛才沒睡著啊!”吳媽說道,“剛才是隔壁的齊小姐。”
    莫言非疑惑的問道:“那老女人怎么想起找你來了?”
    吳媽說道,“素云那姑娘沒心沒肺的,跟左右鄰居處的都不錯,她齊柔靜找了那么一個不光彩的理由,把素云打發走了。誰都不傻,當然要議論議論。她應該是聽到了風聲,來找我解釋解釋。”
    莫言非笑了笑,“齊柔靜做得是有點過分,可那是她請女傭,她自己愿意雇誰就雇誰好啦,鄰居又何必跟著操那份心。”
    “哎呦,誰愿意為她操心啊。”吳媽說道,“她這也是來跟我顯擺她家雇到了好姑娘。”
    莫言非一挑眉,“這么快就雇到女傭了?”
    “嗯,何止是雇到人。”吳媽一撇嘴,“還是一個勤快人呢。剛才齊小姐說,這新雇到的姑娘,菜炒得好,干活麻利,而且頭三個月,每月只收一塊錢。”
    莫言非愣了一下,“這么好的人,為什么會去齊柔靜家?還收這么少的工錢。”
    “齊小姐說,是她的堂姐給她寫了一封推薦信,把這新女傭介紹給她的,也算是知根知底。”
    莫言非想了想,“你以后少理這齊柔靜,離她家的新女傭也遠一些,不要讓她進我們家的門。”
    吳媽看著莫言非,“你覺得這里頭有事兒?”
    “嗯,”莫言非點頭,“這齊柔靜人品有問題。她收到表姐的推薦信,或者已經見過新女傭,她覺得這個新女傭工錢低,想換掉素云,這我能理解。她可以跟素云明說,何必非要整出些事情來,讓素云不光彩的離開。”
    吳媽可算找到了知音,她拉著莫言非的手,“你也覺得是齊柔靜整出的事情?”
    莫言非輕蔑地一撇嘴:“家里就三個人,不是素云做的,還能有誰故意把東西藏起來,再拿出來。”
    “我也是這么想的。”吳媽說道,“我是相信素云的,可我想不明白齊柔靜為什么要這么做。現在想通了,這齊柔靜確實是心術不正。”
    莫言非一臉壞笑,“吳媽,你記住了,事情反常,必定有妖。這新女傭,既然人又勤快,菜做得又好,怎么會自降工錢。”
    吳媽看著莫言非,“你懷疑她是壞人。”
    莫言非笑嘻嘻地說:“概率很高喲。”
    吳媽心地善良,她有些犯愁,“這可怎么辦,齊家就那兩姐妹,這新女傭要是偷了她們的錢跑了,那可怎么整。”
    莫言非看著愁眉不展的吳媽,伸手輕撫著她的臉頰,“你別愁,這只是我的猜想。”
    “可要是真的……”
    莫言非嘆了口氣,“我一會給孫宏文打個電話,讓他派人去查一查這位新女傭。”
    “對,”吳媽說道,“查一查底細,心里才能踏實。”
    莫言非囑咐道:“你以后少理齊家那兩姐妹。”
    “我原本也不理她。”吳媽說著往外走,“你快起床吃飯吧,別總讓二勇等你。”
    “嘁~”莫言非不屑,“就像他等過我似的。”
    吳媽走出房間,見二勇已經拿著包子吃上了,心說:這二勇還真不等我們小姐一會兒。
    “小非又不打算吃飯了吧?”二勇說道,“我就知道她吃了兩塊蛋糕,中午這頓肯定省下了。”
    二勇話音剛落,莫言非就從房間里走出來。
    二勇笑呵呵地說:“喲,起來啦?我還以為你要睡到晚上呢。”
    “不睡了,管點閑事兒。”莫言非說著,走到茶幾前,拿起電話。
    她撥通了孫宏文的電話,把齊柔靜家新女傭的事情,跟孫宏文說了一遍。
    孫宏文遲疑了一下,“既然你懷疑,我就派胡洋去調查一下。”
    莫言非問道:“小武現在怎么樣?”
    “不太好。”孫宏文說道:“在金婷的匕首上,發現了小武的指紋。小武解釋說是金婷約他到后臺的,他一進門,就見到金婷已經死了。”
    莫言非淡淡地說:“看來小武麻煩了。”
    “是啊,而且是大麻煩,金婷的鄰居看到過小武走進金婷家。他和金婷之間可以解釋成因愛生恨。”
    莫言非摳著食指,“這局設的很周密。”
    孫宏文嘆息一聲,“小武的案子想翻身已經是很難了。”
    莫言非心里說不出的滋味,“還有其他的事情嗎?”
    “沒有了。”孫宏文遲疑了一下說道,“其實,這些事情你都不必管了。”
    “我知道,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小警員。”莫言非說完,慢慢放下了電話。
    吳媽見她臉色不好,問道:“怎么了?”
    “沒什么,有點累了。”莫言非說著,站起身往自己房間走,“我再去睡一會兒。”
    鄭勇喊道:“別睡了,吃完飯,一起打撲克唄。”
    莫言非擺了擺手,什么都沒有說,走回自己的房間。
    她真的很累了,她需要好好想想,這到底是誰設的局,真正的黑手,到底是誰。
    莫言非確定小武的事情跟張四爺無關。她相信張四爺如果想害金婷和小武,首先,不會選在自家的戲院;其次,不會選她在場的時候。
    她知道張四爺不是善男信女,但是,她相信張四爺就算想殺人,也不會當著她的面。
    莫言非靜靜的想著,韓松濤有那份心機,卻沒有那份實力。再說,為了局長的位置,他可以直接弄一個女人倒在孫宏文懷里,沒有必要陷害小武。
    姜沛忠到是人力物力都夠,可他為什么呢?這點小事根本碰不到張四爺。
    難道真的像她爹說的,現在還差一根線,一根把所有的事情都串起來的線。
    這線會是什么呢?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莫言非聽到父親回來的聲音,她馬上起身走下床。
    莫言非走出屋子,“爹,你回來啦!”
    “饅頭庵的師太怎么說的?”莫志遠問道。
    “也沒說什么,給了我七貼膏藥,收了我們十塊大洋。”莫言非掀起上衣,露出肚臍上的膏藥,“我已經貼上了,就是覺得有點氣呼呼的。”
    莫志遠坐到沙發上,“什么藥都不能立竿見影,你堅持貼幾天看看吧。”
    莫言非笑了笑,“爹你來,我有話跟你說。”百镀一下“民國萌探:好奇害死貓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