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萌探:好奇害死貓》  第429章膏藥

作者:莫三九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熱情的比丘尼引他們來到后院,“幾位施主請稍等片刻,我去跟師父通報一聲。”
    “我們不著急。”莫言非說道。
    比丘尼微微一笑,朝師太的禪房走去。
    鄭勇往左右看了看,“這兒的廚房在哪兒?”
    莫言非笑道,“你還真打算去要兩個饅頭嗎?”
    鄭勇不屑,“都管我叫施主了,我自然要懂些規矩。”
    幾個人站在后院,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
    比丘尼很快走了回來,“阿彌陀佛,幾位,請先跟我到竂房,稍等片刻,我師父很快就可以見你們。”
    張四爺拉著莫言非,跟著比丘尼走進一間寮房。
    他們等了半個鐘頭左右,比丘尼走了回來,“阿彌陀佛,幾位施主,家師有請。”
    “好的。”莫言非心里開始忐忑。
    張四爺握住她的手,“不用緊張。”
    他們走進師太的禪房,莫言非見椅子上坐著一位七十歲上下,一臉精明的老尼姑,她忙笑著說道:“師太,您好!”
    師太打量莫言非,“阿彌陀佛,姑娘,你最近睡的不太好,這樣會損耗你的陽氣。”
    莫言非眨了眨眼睛,“我昨晚是睡得晚了些,以后會注意的。”
    師太說道:“把手給我。”
    莫言非看著師太有些害怕,張四爺拉著她走到師太跟前。
    師太抓過莫言非的手看了看,“你天生陽氣不足,現在又總是熬夜,耗費精血。你雖然吃著藥在調理,可你是心病,只有自己想開了,凡事放下了,身體才會好。”
    莫言非心說,這老尼姑到底是在蒙事兒,還是真的懂?!
    她看了一眼張四爺,然后對師太說道:“師太,我聽說你這兒賣那種,貼在肚子上治宮寒的膏藥。”
    師太一臉嚴肅地說:“你過來些。”
    莫言非又上前兩步。
    師太把手按在莫言非的肚子上,揉按了幾下,“你平時太貪涼了,以后要是還想生養,必須忌寒冷的東西,以后出門多穿些衣服。”
    莫言非一笑,“我知道了。”
    師太對身邊的小徒弟說道,“拿七貼暖宮貼來。”
    小徒弟轉身,從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七貼膏藥。
    張四爺接過膏藥,“多謝師太。”
    師太一笑,“不必客氣,我這膏藥,都是真材實料熬制,所以七貼膏藥十元。”
    莫言非忽然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張四爺卻說道:“師太的膏藥物有所值,不知道怎么個用法?”
    “那里有功德箱,你捐完善款之后,我徒弟會告訴你膏藥怎么用。”師太答道。
    莫言非腹誹:老尼姑夠狠,不花錢,怎么用這膏藥都不肯告訴我們。
    張四爺轉身,去功德箱那,想往里面投十塊大洋,卻被師太的小徒弟叫住,“施主把錢交給我便好。”
    小徒弟認真檢查過張四爺拿出的十塊洋,確定沒有假之后,才說道:“這膏藥先用蠟燭烤軟,等藥稍微化開之后,貼在肚臍上,一天一貼。貼膏藥的時候忌生冷辛辣食物,不要洗澡。”
    “只有這些?”張四爺問道。
    小徒弟反問:“你還想要多復雜?”
    張四爺無語了,他皺了皺眉,“七天之后呢?”
    “七天之后,宮寒的癥狀會明顯減輕。”
    張四爺接著問道,“那我們還用不用再來?”
    小徒弟笑道,“這就隨你的心情了。”
    張四爺也覺得自己進錯了門,這饅頭庵的尼姑,實在是不靠譜。
    張四爺也懶得跟師太告辭,他拉著莫言走出禪房。
    等在禪房門口的鄭勇見他們走出來,問道:“怎么這么快?”
    “只是買幾個膏藥。”張四爺說著往前院走。
    鄭勇跟在他倆身后,三個人走回汽車旁。
    莫言非忽然說道:“哎呀,我們進門也沒拜拜佛。”
    張四爺回頭看了一眼,“都出來了,我們走吧。”
    幾個人上了汽車,張四爺說道,“去百樂城取兩塊蛋糕,然后回莫家。”
    莫言非心里嘀咕,若是平時一定拉她去梅園,今天怎么要送她回家。
    汽車顛簸,莫言非靠在張四爺身上,喃喃說道:“其實,我一切都挺好的,你不用太緊張。”
    張四爺笑了笑,心說:你跟你娘那么像,我怎么能不緊張。
    莫言非擺弄著張四爺外衣上的銅紐扣,“你一會兒去哪兒?”
    “去省城,給玫瑰坊挑些擺件、餐具。”
    莫言非馬上想到,張四爺這是去找他三哥。
    莫言非想了想,“早去早回。”
    張四爺一笑,“今晚就回來。”
    莫言非嘆了口氣,“其實,你不陪我來這饅頭庵,早上直接去省城好了。”
    張四爺拍了拍莫言非的臉頰,“傻瓜,什么都沒有你重要。沒有你,我還掙錢干什么。”
    兩個人十指相扣,不再說話。
    汽車路過百樂城,張四爺沒有下車,只是讓二勇去給莫言非取了蛋糕。
    莫言非看著二勇取回來的蛋糕,忘記了煩惱。
    汽車停在莫家門前,張四爺陪著莫言非走進家的門。
    吳媽見他們回來,趕忙走過來詢問去饅頭庵的情況。
    她聽完莫言非的抱怨,說道:“這師太也沒說錯什么。你先去洗澡吧,貼上這膏藥一個星期不能洗澡呢。”
    莫言非聽吳媽這么一提,才想起這事兒,她看向張四爺,“我不洗澡,你不會嫌棄我吧?”
    “別傻了。”張四爺說道,“我還有事兒,不陪你了,你在家和二勇他們玩撲克,別出門亂跑。”
    莫言非點頭,“我知道了。”
    她送走張四爺后,去洗了個澡,吳媽幫她把膏藥貼在肚臍上。
    莫言非瞬間感覺小腹暖暖的,她對吳媽說道,“這膏藥還挺熱的,我先睡一覺去了。”
    莫言非昨晚沒睡好,本想補一覺,可一躺在床上,就想起金婷的事情。腦子又開始不停的運轉。
    這時門鈴聲響起,莫言非嘀咕道:“這時候誰會來?”
    進門的客人好像是來找吳媽的,莫言非等了一會,見沒動靜,又閉上了眼睛。
    中午,吳媽輕輕推開門,走到莫言非床邊,“小姐,起來吃點飯吧。”
    莫言非慢慢睜開眼睛,“剛才誰來了?”百镀一下“民國萌探:好奇害死貓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