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天大圣》  084大戰求訂閱

作者:神秘男人

    孫恒掃眼三方,微微沉思,側步朝著趙明義所在的方位靠近。
    “葉大俠,江家遭劫之時,你在哪里?”
    聽話音,顯然他更傾向于相信在郡城中名聲良好的白衣秀士。
    “孫護法!”
    看到孫恒的動作,張玄業眼眶一睜,急急開口道:“你要相信我,他真的是魔門弟子!”
    “張玄業!”
    趙明義上前一步,看著張玄業怒吼:“你仇恨蒙心,就連江家的幼子都不放過!你這種人,還有臉說別人是魔門弟子?”
    “孫兄弟!”
    趙明義側首看向孫恒,大步朝他行來:“此人罪大惡極,還有魔門妖女,你我一起出手,千萬不可讓他們逃了!”
    “好!”
    孫恒點頭,提刀側步,凝視對面三人。
    “張大哥!”
    對面的魔門二女面色一變,朝著張玄業急道:“等下我們分開逃,老地方……”
    “小心!”
    三聲急喝,卻是出自魔門二女和張玄業之口。
    就在他們眼前,那邊氣憤填膺的趙明義和怒視張玄業的孫恒陡然同時翻臉,各自朝著對方攻去。
    “唰!”
    寒光一閃,半截衣袖掉落地面。
    濤濤勁風轟在大地,也擊出漫天煙塵。
    兩人一觸即分,遙遙而立。
    “好,好得很!”
    面上被細密紋路包裹的趙明義高舉雙手,看著破碎的衣袖,還有手腕處那淺淺的血痕連聲冷笑。
    他功力精深,體質奇異,但論起反應敏銳,武技精湛,卻是遠不及孫恒。
    孫恒也伸手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朝著對方一笑開口:“趙兄的手段也不差!”
    他雖然笑的輕松,心中警惕卻是絲毫不減。
    本以為自己那一刀,會直接斬下對方雙腕,最不濟也要廢了他的雙手。
    卻不想,竟然只是在趙明義手腕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痕。
    那種滑膩而又堅韌的感覺,就仿佛斬在什么奇異皮質之上一般。
    “為什么?”
    雖然剛才吃了一記暗虧,但趙明義心中依舊不解:“為什么你不相信我?”
    他在陳郡刻意經營人脈,大好名聲廣傳,比一直悶在家里不出來的張玄業要強上太多。
    說他是魔門弟子,怕是陳郡十個人里面有九個半都不會相信!
    “趙兄真是貴人多忘事。”
    孫恒輕輕搖頭:“你難道忘了四年前眠月樓那一指之賜了嗎?”
    趙明義眼眸一縮:“那時候你就懷疑我了?”
    “沒錯!”
    孫恒點頭,道:“以前我只是懷疑,現在看來,已經得到了證實。”
    “那又如何?”
    趙明義收起雙掌,眼中的吃驚也化作淡然。
    既然小計策不成,那就光明正大廝殺即可,難道自己還會怕了對方不成!
    他側首,朝著魔門二女淡聲開口:“張玄業教給你們,這位孫兄,就由我來親自對付!”
    “是!”
    二女此時也不再作態,輕輕躬身,已是同時出手朝著張玄業攻去。
    她們兩人舍了緞帶,身軀飄飛,揮掌擊去,一人掌風暴烈,一人幽深似海。
    身法施展,氣質也各不相同。
    明明相貌一致,偏生一人氣息高潔清冷,宛如月宮仙子,一人艷麗無雙,明眸轉動俱是無邊春情。
    一剛一柔、一陰一陽,兩人仆一聯手,氣息也隨之陡增一倍。
    “刺啦……”
    迎著二女的攻勢,殘刀當空游走,與襲來的勁氣來回碰撞不休。
    但此時張玄業身受重傷,一身實力就連往日的三成都發揮不出來,面對實力強悍的兩女,瞬息間就已落入下風。
    往日輕而易舉的動作,此時做來,也讓他面色發白,身軀顫抖。
    舞動的殘刀,在對方勁氣壓迫之下,更是不停倒退,幾乎無法抵擋。
    另一面,孫恒腳下一滑,身軀已經越過數丈之地,逼至趙明義身前。
    云龍刀一晃,七道寒芒已經罩向對手周身要害。
    面對實力不知深淺的趙明義,他一出手,就是自身殺傷力最強的逆風七殺!
    “刺啦……”
    趙明義雙掌舞動,勁氣狂飆,威能雖然強悍,但身體依舊還是被長刀劃過。
    整個過程,竟是比孫恒想象中的還要順利。
    即使趙明義體質奇異,不懼刀兵。
    但云龍刀也是江湖中頂尖的神兵,在孫恒的巨力加持之下,當即在趙明義身上劃出七道血口。
    “呃……”
    眼生豎瞳的趙明義挑了挑眼眉,低頭看了下心口處的那道裂痕,不禁咧嘴一笑。
    “好險!”
    “古怪!”
    對方的舉動,讓孫恒眉頭一皺,心中警兆大響,步伐一變,折身再戰!
    他可不相信把葉玄追殺成這樣的趙明義會那么簡單。
    “呼……”
    一道黑影突兀在前方閃過,速度之快,竟是讓孫恒也沒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叮……”
    黑影撞在云龍刀刀背之上,巨力涌來,孫恒手腕不禁一顫,長刀幾乎脫手飛出。
    什么東西?
    心頭警兆狂跳,還未來得及有所動作,那黑影已是陡然一擺,出現在自己胸膛之前。
    “彭!”
    勁氣呼嘯,手持長刀的孫恒腳踏大地,陡然倒退數丈。
    堅硬的大地之上,兩道深深的印痕赫然在目。
    “唰!唰!”
    場中,黑影舞動,似騰空蛟龍,無人手持,卻自動圍繞著趙明義來回飛舞,正是法器青蛟鞭!
    “法器!”
    眼見此物,孫恒也是忍不住眼眸一縮,心頭駭然。
    據江湖傳聞,凡是能夠離手御使法器的人物,都是堪比先天的存在!
    “你竟然沒事?”
    與孫恒的駭然一起的,還有趙明義陰冷的眼神。
    他盯著孫恒的胸膛,那里衣衫開裂,露出里面的漆黑寶甲,寶甲因法器一撞,其上有著細密線條崩裂,但并未因此徹底報廢。
    “護身寶甲!”
    趙明義嘴角微翹:“原來如此。”
    “去!”
    一聲急喝,青蛟鞭已是化作一道黑影,電閃竄向孫恒。
    這次看的分明,孫恒牙關一咬,提步上前,手中長刀化作殘影,迎面暴斬。
    迎風一刀斬!
    他渾身之力,匯聚刀尖,下劈之勢,竟是當空斬出一道雪白的線條。
    “叮!”
    一聲脆響,青蛟鞭原地定滯。
    但還未等孫恒松上口氣,青蛟鞭鞭尾已是陡然一擺,抽打著虛空再次撞向他的胸口。
    “彭!”
    極致的速度,讓那空氣在鞭影之下也泛起了漣漪,極速的抽打,更是掀起狂暴的氣浪。
    一聲悶響,孫恒已經離地飛起,青蛟鞭虛空舞動,道道鞭影緊追不舍瘋狂抽打,接連不斷的朝著下方的身軀落下。
    法器與肉身不同,泄力聚力的過程幾乎沒有,御使之法,更是靈活百變,與武道技法截然不同。
    首次碰到這種法器的孫恒,瞬間就陷入險境!
    “彭!”
    又是一聲巨響,鞭影之中,陡然出現一只大手,泛著淡黃光暈的手掌,宛如金剛澆筑一般成型,大手一握,已是死死箍住青蛟鞭的一頭。
    七星點穴術!
    七星,全開!
    “砰!”
    虛空似乎都被那大手握爆,滾動的氣浪,從那掌中涌現。
    舞動的青蛟鞭,陡然一滯,隨后就如被握住尾巴的長蛇一般,瘋狂舞動,抽打更是急促。
    “啊!”
    被鞭影瘋狂抽打的孫恒一聲咆哮,云龍刀當啷跌地,另一手也狠狠抓了過來。
    “唰!”
    長鞭舞動,但畢竟一頭固定,閃避空間有限,被那大手一抓,竟是再次抓住一頭。
    頭尾被抓,換做活物怕是早已無力抵抗。
    但法器靈動,五尺身軀瞬間扭動,如同麻花般一繞,已是把孫恒死死箍住。
    “啊!”
    遠處,趙明義手捏印訣,體內蛟珠瘋狂閃爍,眼眶之中的豎眼更是瘋狂躍動,滔滔之力引導著青蛟鞭瘋狂扭動,勢要把孫恒給箍死當場。
    他從未想過,一個人竟然那么難纏,那肉身,那爆發力,幾乎讓他以為自己是在對付一頭莽荒巨獸!
    霎時間,場中出現奇怪的一幕。
    趙明義立于遠方,手捏印訣,身軀因全力運轉蛟珠而微微發抖。
    另一面,身上被擰成麻花樣的孫恒腳踏大地,立于對面,身軀繃緊。
    “崩……崩……”
    古怪的聲音從孫恒身上傳來。
    那緊箍的青蛟鞭,被無窮肉身之力擴張,一點點撐開,身軀舒展,竟能讓孫恒緩慢移動。
    遠處,趙明義牙關緊咬,一步步朝著孫恒靠近。
    距離越近,他操縱法器越靈活,爆發的力道也越大!
    緩慢張開的青蛟鞭隨著距離的靠近再次緩緩箍緊,趙明義的臉上也漸漸浮起笑意。
    “崩!”
    前方,孫恒似乎氣力一泄,身軀瞬間被箍緊,到這少許的遲緩,也有五枚蠶豆大小的東西,被他拋了出來。
    什么東西?
    趙明義眼露迷惑,就見面前的幾物已經赤紅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