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176第176章你到底是誰

作者:黃楓雨天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就是葉遠東?”老大目光落到他身上。
    “我就是葉遠東。”
    葉遠東把腰挺得筆直,指著展柜上三件絕世珍品,說道:“項鏈跟鉆戒,你們可以拿走,手鐲你們不能拿走。”
    噗!
    老二狠狠一拳擊在他肚子上,劇烈的疼痛,讓葉遠東疼得彎下去腰去。
    “臭老頭,這時候你還跟我討價還價,信不信我一槍崩了你?”
    老二手中的槍指在他腦袋上。
    葉遠東疼得彎下腰去,好半晌才直起身來,咳了一聲,說道:“海洋之鏈跟南非鉆母都是皇室物品,市場價格加起來在十個億以上,加上你們搜刮的其他珠寶,總價已經超過二十億了,足夠你們用了,這手鐲對我很重要,我只有這一個要求,你們答應,我可以幫你們打開,不答應的話,我是不會打開展柜的。”
    老二倒轉槍頭,狠狠地砸在葉遠東腦袋頭,直把他打得頭破血。
    “再問你一次,密碼是多少,不說的話,老子崩了你。”老二子彈上膛。
    血從額頭上流了下來,擋住了葉遠東的視線。
    “我只要玉鐲。”葉遠東堅持。
    場下的人,都被歹徒的兇狠嚇到了,全都不敢出聲。
    有些人,看到這殘忍的場面,不忍心再看,別過臉去。
    “死老頭,都什么時候了,心里還想著玉鐲,那么多東西都被搶了,還差一只手鐲嗎?”
    就連看葉遠東不順眼的唐寧,都忍不住說了。
    “那手鐲,肯定對他有什么意義,不然的話,他不會拼了命也要拿回來。”楊心怡說道。
    “那手鐲,是爸媽結婚二十周年紀念日的時候,爸從國外拍賣會上買下來,送給媽媽的。媽媽說,等我結婚的時候,親手送給我當嫁妝,沒想到,她沒等到那一天,就不在了。”葉洋洋淚水模糊了眼睛。
    “這么看來,葉遠東,并不像外界新聞傳的那樣絕情。”楊心怡喃喃道。
    這時候,身邊一名趴在地上,戴著眼鏡的男人四下看了一下,小聲地說道:“誰說葉董絕情,他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癡情的有錢人,外界的新聞只亂報道。”
    “葉太太死后,葉董將自己鎖在家里,兩天兩夜都沒吃東西,手機也關掉了,誰也不搭理,整個集團都亂套了,誰都找不到他。”
    “養了個狐貍精,還說癡情?”唐寧反駁。
    “你這小姑娘,懂什么?”眼鏡男四下看了一下,見沒什么危險這才繼續說道:“現在的有錢人,身邊哪個沒三四個情人,葉遠東只有一個就,算最少了。”
    唐寧歪頭想了一下:“聽起來,好像也有道理。就像我姐夫,就不知道有多少個?”
    “怪就怪他倒霉,遇到了董旋這么陰險的女人。”眼鏡男嘆了口氣。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楊心怡幽怨地望了葉雄一眼。
    場上,老二正想繼續逼問,老大攔住,說道:“行了,不就一個手鐲而已,少拿對我們沒影響。”
    他看了下手表,說道:“葉遠東,你打開展柜,我們答應你,只拿項鏈跟鉆戒。”
    葉遠東猶豫了一下,這才將手放到展柜的密碼鎖上,輸入密碼。
    輕微的機關聲音響起,展柜一面開了。
    老二飛快地抽手進去,將里面的項鏈跟鉆戒取了出來,連同那翡翠手鐲,也取了出動粗。
    “你答應過,不拿手鐲的。”葉遠東急道。
    “死去吧!”
    老二一腳踹過去,將他踹了個翻身,罵道:“老子的話,你也相信。”
    “行了,快撤。”老大命令。
    葉遠東爬起來,抓住老二的腿,急道:“你剛才答應過我,要給我手鐲的。”
    老二手中的槍指在葉遠東的腦袋上,正準備開槍,突然感覺到一鼓心悸生起,仿佛有什么恐怖的東西鎖定了自己一樣。
    他奇怪地四下看了一遍,卻什么都沒發現。
    “行了,快撤吧!”老大一把抓住他的手,阻止。
    老二這才一腳踢開葉遠東,跟著老大朝門口。
    一行人準備離開,突然發現,門口站著一名年輕的男子,攔住十幾人的去路。
    “把玉鐲留下來。”葉雄冷冷地說。
    “這家伙不是傻了吧?”
    “他知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解決掉,快點離開。”
    老大不耐煩地說道。
    有名手下舉槍,正準備開槍,哪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身體軟了下去。
    眾人這才發現,他的脖子上插著一把手指般大小的飛刀。
    與此同時,面前人影一晃。
    六米左右的距離,對于葉雄來說,太短了。
    別說六米,哪怕是十米,二十米,對于死神來說,都不是距離。
    一道灰影閃過,
    噗噗噗。
    黑衣人的身體全部倒了下去,場上除了幽靈三人,十幾名荷槍實彈的大漢,全都被一刀封喉嚨。
    “小心,是高手。”老二大喝。
    他快速舉槍,準備射擊,哪知道,對方的槍比他更快。
    啪一聲響,直接將他爆頭。
    短短幾秒鐘時間,以兇殘稱著的幽靈三人組,只剩下老大跟老三了。
    他們之所以還活著,是因為他們手中沒槍。
    “你到底是誰?”
    老大目光緊緊地望著面前的年輕男子,倒吸一口涼氣。
    這輩子,他見識過的高手多了,從來沒見過這么厲害的。
    “你沒資格知道。”葉雄一步一步地靠近。
    老大跟老三本能地退后,一連退了五六米,這才停了下來,雙目露出極度震驚之色。
    葉雄走到老二身邊,蹲了下去,從包里掏出翡翠手鐲,抓在手里,用衣服擦了一下。
    至于其它的珠寶,包括比手鐲珍貴得多的海洋之鏈跟南非鉆母,他都沒正眼看一下。
    就在這時候,突然場下傳來一聲尖叫。
    原來,老三趁他俯下身之際,手中一柄飛刀,悄無聲息地射了出去。
    眼見飛刀就要插進葉雄身體,突然他的手閃電般伸出,凌空將飛刀抄在手中。
    葉雄將飛刀拿在手里,看了一下,冷冷道:“這種雕蟲小技,也敢拿飛刀。”
    手臂上,毛孔被氣流吹得根根豎了起來,內功釋放出來。
    嗖!
    在內功的支配之下,手中的飛刀激射出去。
    老三明明知道他會出手,卻無法躲過。
    她低頭看著自己平坦的胸部,出現一個血洞,飛刀去勢不減,透過她的身體,擊到一個展柜底盤上,深深插了進去。
    “羅旋力飛刀,怎么可能……”老三還沒說完,倒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短短幾分鐘,原本不可一世的幽靈組織,只剩下老大一個人。
    “整個華夏,到達你這種實力的人,不超過十個,你到底是誰?”
    老大目光落到葉雄年輕的面容上,腦海中一個熟悉又恐怖的名字跳了出來。
    華夏之中,除了他,還有誰在這么年輕就擁有這種實力?
    “你是死……”
    話沒說遠,一柄飛刀,插在他的胸口上。
    老大低頭看著胸口插著那柄屬于死神專用的匕首墨兵,證明他猜測得沒錯。
    只可惜,他已經說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