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175第175章幽靈組織

作者:黃楓雨天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啪啪!
    槍聲響起,大廳中兩名保安剛剛抽槍,就被一槍爆頭。
    精準的槍法,讓場上所有人嚇了一跳,驚叫連連。
    大部份人趴了下去,不敢抬頭,生怕槍打出頭鳥,展廳頓時亂成一團。
    “趴下,別冒頭。”
    葉雄將楊心怡,葉洋洋跟唐寧拉到一個展柜下去躲起來。
    “哇,打劫,有好戲看了。”唐寧激動地叫了起來。
    三人滿頭黑線,這小妮子,還真是嫌不夠亂,這可是事關性命的大事情啊!
    “姐夫,你又有機會出風頭了。”唐寧嘻嘻笑道:“坐等你開掛,大殺四方。”
    “殺你的死人頭,給我好好趴著,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動,這幾個不是簡單人的人物。”葉雄說道。
    “你認識他們?”唐寧很感興趣。
    葉雄沒理會她,眉頭皺了起來。
    他不認識面前的三人,但是從三個的打扮來看,此三人應該就是傳聞中,赫赫有名的黑暗組織,幽靈三人組。
    幽靈三人組,最稱之為國內最神秘的黑暗組織。
    這組織有三名首腦,沒人知道他們的真正名字。
    老大是一名外表斯文的商人,表面上溫文爾雅,卻是最冷酷無情,他為了不暴露行蹤,就連幾歲的小孩子也不放過。他生性狡猾,每一次行動都是他策劃布局,是幽靈組織的第一首腦。
    老二據說是雇傭兵出身,身經百戰,槍法精準,突擊跟撤退能力十分強,是幽靈組織最強的火力支援。
    老三是女人,絕世高手,武癡,擅長使用飛刀,手中有飛刀,比別人的手里握槍,殺傷力還要大。
    這三人實力互補,在華夏做了很多大案。
    西南的千萬運鈔車大案;山西的黃金交易中心大案,都是他們的手筆。
    這個組織,有個特點,就是不經常出手。
    每次出手都要謀劃很久,成功之后全部躲起來,一兩年都有可能不冒頭了,所以讓華夏當局很頭疼。
    龍組曾出動過高手去查,只是一無所獲。
    沒想到,他們居然盯上了珠寶展。
    老大走到場中,看著一群受驚的小綿羊,像老師教育學生一樣,溫文爾雅地說道:“各位,不好意思打擾你們,我在這里向你們保證,只要你們好好地配合,我們不會傷你們一根寒毛的。”
    “我們只是求財,不死害命,但是如果有人想膽敢不合作的話……啪。”老大開槍將一名正在掏手機的男人一槍穿胸,這才繼續說道:“我只好讓他去閻王了。”
    場上的人,被這一槍嚇得尖叫起來。
    站在被殺男子身邊的一名中年婦女,眼睜睜看著有人死在自己面前,嚇得精神失常,發瘋地叫了起來。
    啪!
    一槍將她爆頭。
    老大繼續說道:“有件事我忘記跟大家說了,我這個人,特別討厭吵,希望你們安靜一點。”
    周圍的人,全都不敢出聲了,就算害怕,也是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發出尖叫聲。
    “謝謝大家的合作,我們只是取點東西就走。”
    老大一揮手,老二帶著五六名手下,在展廳中開始掃蕩。
    將展柜的玻璃打碎,收取珠寶,很快,場上那些名貴的珠寶,就被掃了一大半。
    突然。
    老二目光落到展廳正中央那個展柜,瞳孔放大起來。
    那里面,鎖著一條項鏈,一只鉆戒,跟一只大大的玉手鐲。
    看了眼上面的介紹,饒是老二見識無數,也忍不住震驚了。
    海洋之鏈:隸屬俄國皇室,受權展出,非賣品。
    南非鉆母:孟加拉皇室所有,受權展出,非賣品。
    商朝玉鐲:集團所擁有,非賣品。
    其它東西,老二不知道價值,但是這商朝玉鐲,據說是葉遠東花了上千萬,從一個國外的拍賣會上買下來的,那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現在價格翻了多少倍,天知道?
    當當!
    老二狠狠地砸在玻璃上,卻無法打碎。
    他抽槍射擊,子彈也無法打破,這個展柜,居然是高精度的防彈玻璃。
    “老大,過來。”老二喊道。
    老大走過來,見到三件絕世珍品,他動容了。
    “防彈玻璃,打不開。”老二說道。
    老大轉過身,目光朝四外掃了一輪,問道:“誰能告訴我,這破東西怎么打開?”
    周圍一片沉默,沒有人回答。
    “江海集團董事長,葉遠東先生是哪一位,麻煩站出來。”老大喊道。
    角落之中。
    葉洋洋拳手緊緊地握了起來,對葉雄喊道:“哥哥,他們要抓爸爸了。”
    “抓就抓,活該。”
    旁邊的唐寧嘟起小嘴,恨恨地說:“最好這破老頭被一槍掛了,那姐夫就是江海集團的繼承人了。”
    “唐寧,你怎么說話的?”楊心怡厲聲喝斥:“葉遠東怎么說,也是阿雄的親生父親,他怎么可能見死不救?”
    “他這個父親,有盡過當父親的責任嗎,把女兒扔到學校里,任由繼母的女兒欺負,哪有這樣狠心的父親?”唐寧反駁。
    “你剛才沒聽到他說,他根本就不知道洋洋在學校受罪,剛才聽到洋洋受罪,他還還狠狠給了葉同同一巴掌呢。”楊心怡說。
    “他怕兒子不讓他二娶,將兒子扔到部隊里受罪,這是父親做出來的事情嗎?”唐寧繼續說道。
    “他把阿雄放到部隊,是為了磨練他的意志,我雖然不知道阿雄以前是怎么樣的,但是單單從他將欺負她妹妹的人打得滿地找牙,沖進學校罵老師,沖進董事會將葉遠東暴打一頓。他以前的脾氣,絕對不小,你看看阿雄現在,經過幾年的部隊生涯,脾性沉穩了多少?”
    “換在以前的性格,他剛才抓住董旋的時候,早就將她的脖子扭斷了,被抓去坐牢了。”楊心怡反駁。
    “反正他就不是好東西。”
    “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的。”
    兩女在小聲地討論著,完全沒發現,葉雄死死地盯著場中間,目光閃爍不停。
    鏡頭回到場上。
    “我再問一次,在場的哪一位,是葉遠東董事長?”老大繼續問道。
    “我是。”
    葉遠東站起來,從人群之中大步走到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