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領主》  第五百四十七章卡住之后

作者:倦鳥迷途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為鄭成功的反復傷神的時候,系統突然跳出來,系統由于游戲世界的影響,決定在一段時期內更新系統,從此以后系統將主要為玩家服務,不再兼顧游戲世界,騎砍世界和你斷開,你再也沒有一個同騎砍世界有著一模一樣的自己而感到慶幸了,你將孤單的繼續在穿越歷史世界活下去。
    這是什么情況?
    張強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動了,就像被游戲卡住一樣。
    幸虧自己是在自己的臥室里面,這幾天也沒有人拜訪自己,否則自己不成怪物了?
    現在的華夏軍如果沒有自己,將會陷入怎樣的動亂之中啊。
    可無論他哭爹喊娘還是罵娘都不能讓系統響應一下。
    他才發現原來自己還是在玩一個游戲,一個歷史世界游戲。
    本來以為沒有系統的幫助他也能玩的很嗨,如今南明國被打壓,丟掉了廣西州一小半地盤,軍事力量被打擊的更只剩下一些老爺兵,雜牌兵,蘇正清的兵將倉促回軍,也需要幾個月才能徹底從云貴州跑回來,但回來又能怎么樣?
    華夏軍的火炮開花彈將教會他怎么做人,如今南明國也老實了,不會在邊境地方搞事情,制造摩擦了,華夏軍把協助防守的第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野戰旅調到了河南戰場上,主要針對清軍和洪承疇的新軍鎮作戰,雖然看起來是很平靜,軒轅龍飛和朱哥在經歷過一次大戰以后,不再進攻了,但兵力依然保持這對清軍的壓力,清軍由于要兩線作戰,兩線防守,也不敢輕舉妄動。
    河南州華夏軍擁有了汝寧府,南陽府,鄭州府,開封府,在安徽州,已經占領了一府之地,只剩下一條極為狹窄的通道就能同下面南方的長江防線后方的安慶府等地的華夏軍長江防線的軍隊直接溝通了。
    華夏軍其實現在已經到了無事可做的地步了。
    很多事情手下的人都能處理好,不需要張強去處理了,可這樣也不是讓張強卡住的原因啊?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張強幾乎感到時間在慢慢的挪動,卻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是個頭,這該死的系統。
    這時候,丫鬟們進來看到張強在沉思,不敢打擾,又退出去了。
    她們沒有發現張強的異狀,張強馬上思考,朱盼盼要同高氏去仙居縣看工廠加工的一些產品,一兩天內不會回來,公事現在沒有緊急事情不會找自己,下人們和親衛們沒有自己的召喚不會進來,丫鬟們也只是服侍他的衣食住行,沒有特殊事情也不會進來,短時間內自己是安全的。
    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被系統解禁,這該死的系統,難道不準下線嗎?
    比如讓自己睡覺什么的,正在張強想著,突然感到一陣昏昏沉沉的感覺襲來,頭一歪,就睡著了。
    時間靜靜地流逝,天色轉暗,夜色沉沉,然后東方魚肚白,接著是艷陽高照,迷糊之間,張強聽到有人在自己耳邊輕輕地呼喚,張強努力的睜開眼睛,看到一張焦急的美麗的臉。
    “大都督,你怎么了,為什么沉睡一天未起?”
    聽到美人焦急的問詢聲,張強張張嘴,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難道告訴這個美麗的女人說自己給系統控制了?
    天方夜譚,誰會相信,不知道的還以為自己突然糊涂了,神志不清了,那就是大亂了,一個神志不清的領袖,那會讓屬下們怎么鬧騰?還不馬上造反?
    一個領袖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壓住各種矛盾,最大的壞處是一旦他沒有了,那么手下那幫驕兵悍將沒有一個強大的人壓制,就會出亂子的。
    這就是為什么歷朝歷代小皇帝總是要鬧出那么多事情,手下的人在重新分配利益的時候是不管不顧的,會對過國家和自己人造成損害,輕則一場大清洗,重則滅國。
    隨著神志漸漸恢復,張強的腦子快速的運轉著,很快想到辦法,伸手摸著自己的額頭,他發現自己能動了,這證明系統已經恢復了對自己的束縛,不再控制自己了。
    “哦,沒有什么,只是昨天想問題太深入了,坐久了,感到腦袋昏昏沉沉的,你知道隨著這天下一統的時間逐漸到來,很多事情需要考慮良久才能下決斷,任何一件事情考慮不周都會釀成大禍,把辛苦打下的基業付之東流。”
    “哦,嚇死貞兒了,如果大都督有什么好歹,貞兒可怎么活啊!”
    張強伸手摸著她的小手道:“不用怕,沒有人會把你怎么樣的,你只是一個女兒家,沒有人會利用你做什么事情的,大不了你去民間,是不是想家了?”
    這人就是張強一直不知道怎么安排的高志祥獻給張強的孔有德的女兒孔四貞,張強只能把她放在自己府邸里面,當個丫鬟,由于她身份特殊,所以一般人還真的不敢碰她,但一定有些對她美貌窺視的小人和無恥之徒會乘虛而入,到時候各個屬下都在爭奪自己的利益,一定不會顧及她這種小人物,是的,對于大清來說,她很珍貴,但對于華夏軍來說,只不過是一個漢奸的女兒,一個小人物而已。
    在總督府,張強并沒有歧視她,反而對她多有照顧,一直也沒有因為她的身份而對她有所迫害,也不因為她的美麗而對她動手動腳,色相深受的樣子,可能是因為張強也沒有注意到她,也是因為華夏軍四面受敵,各方面都需要考慮,不斷的進行戰爭,沒有時間。
    如今看著如此的美女坐在身邊,聞著她發髻間的香味,加上剛從昏迷中清醒過來,腦袋還有些迷糊,張強不由自主的握住了她的手,感覺滑膩柔軟,很是舒服。
    聽張強提到自己的家,孔四貞的眼睛潤濕了,張強立馬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孔四貞一家全家被殺,哪有家啊,在自己這里孤身一人,連忙道歉道:“對不起,我說錯話了,從今以后,我就算你的親人,你的家,好嗎?”
    孔四貞抬起頭來,美目一動不動的盯著張強,張強從小到大如何被這么美的女人盯著過,不由的額頭上冒汗,緊張起來,眼神凌亂,不知所措。
    孔四貞卻在盯了張強一下以后突然把靠在張強懷里,“只要你對我好!”張強暈了,這是投靠嗎?
    這是怎么了,難道自己有女人緣,孔四貞對自己動心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