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試武》  第270章赤霄劍

作者:西風嘯月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藏頭露尾的鼠輩,對張角來說確實是如此。
    畢竟他身上的傷之所以會如此的嚴重,除了有一部分是因為他急功近利,強行參悟太平清道領,殺戮太多損了自身的氣運之外。其中有相當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他在和已被罷官下獄的盧植的交戰之中,被這幾個劉氏皇族的供奉所偷襲而至。
    因此在見到幾個皇室供奉像上次他追殺董卓之時一樣,迫不得已下顯露身形之后。張角眼中直接閃過了一抹厲色,手中的長劍一揮,便直接自已然被撕裂的天空之中引下了一道暗紅色的天雷來。
    而隨著天雷入手,那本身就鋒芒畢露寶劍變得更加勢不可擋!
    張角至此也不多言,劍指一拂,為劍鋒之上又平添了一次血色。而后一引,其手中的寶劍便直接化作了一道虹光,攜著滾滾天威向那剛剛已然暴露身形的皇室供奉斬了過去。
    引雷御劍術,太平要術之中記載的御劍之法,萬軍從中取上將首級如同囊中取物一般的無上妙法!在這一刻,于廣宗戰場之上在眾人眼前出現!
    那是多么瑰麗迅捷的一道劍光!讓人忍不住沉淪其間!
    張角這邊剛一出手,那其上纏繞著暗紅色天雷的劍光便以已然殺之的那位皇室供奉的眼前,讓他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便直接破開了他身上的護身之寶。
    劍光滑過,而這位皇室供奉眼中的生機便已然散去,清風拂過,其斗大的頭顱便已然滾落到了依然濺起點點血滴的地面!
    “公偉!”
    作為這位已然身死的皇室供奉一旁,救援不及的另一位白眉齊肩的供奉。見自己多年的好友就這么隕落于自己面前,險些將自己的鋼牙咬碎。痛呼了一聲之后,便直接將通紅噬人的目光轉向正立于城頭之上,捂著自己的嘴進行咳嗽的張角那邊。
    “張角,你竟然行如此卑鄙之舉,真枉為天下第一人!”白眉供奉臨陣怒斥著張角的偷襲之行。
    “卑鄙?”張角用錦帕微微擦了擦自己的嘴角不屑一顧道:“我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更何況的天下第一人的名號似乎是你們強加于我身上的,我張角何時承認在意過這些虛名!”
    “你,你!”白眉供奉本身就不善于言辭,因此因此直接被張角噎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而且你應該慶幸,”本著氣死人不償命的精神,張角并沒有準備就這么放過對方,而是直接繼續道:“剛剛那一劍的目標之所以不是你,就是因為你腰間的那一柄赤霄劍在,要不然安有你這個無膽猢猻和我說話的余地!”
    無……無膽猢猻?!
    白眉供奉瞬間被氣的一佛出世,二佛沖天!
    也不怪乎他會如此,畢竟他的相貌確實有些類似于猴子。再加上年紀大了皮膚松弛,就更是和猢猻差不多。因此他平時最忌諱聽到的就是別人對他相貌品頭論足,尤其是聽到猢猻兩個字。
    為此甚至還親手處死了不少服侍他的仆從,現在這張角當了兩方軍隊近百萬人面前如此譏諷,他要還能咽下這口氣來,那就可以直接跑到某個世界之中,紐約的下水道之中和其他四個烏龜作伴了。
    因此他也不顧動用腰間赤霄劍的代價,赤紅色的長劍驟然出鞘,一瞬間伴隨著一股通天紅光一現,一股帝道之威便開始向四處席卷開來,讓人不由心生怯意,面上浮現出敬畏之情!
    其實相對于人而言,這赤霄劍對軍氣軍魂的壓制似乎更加強大。
    只見隨著其脫鞘而出,漢軍這邊所有軍隊所擁有的軍旗和軍魂都或多或少的增加了一些。像是謝飛鴻身側不遠處的曹操這邊,其剛剛寫些被張角施術打散,正在緩緩恢復的軍氣恢復速度驟然加快了幾成,同時也更加凝練。
    而謝飛鴻所部所擁有的軍魂本身嗜血之外周輝又開始散發著一股蠻荒的氣息,同時形態似會更加像遠古時期的劍齒虎靠近!
    見這赤霄劍竟然有如此神效,哪怕是來自更高一個世界的謝飛鴻眼中都會有閃過一絲想要將其占有的欲望,更不用說是其他人了。
    不過相對于黃巾軍一方而言,漢軍這邊的這種情緒更加內斂。畢竟現在皇權雖然不穩,但是手握天下的還是劉氏皇族的人。心底怎么想先放一遍,但是最起碼表面要保持著對劉氏皇族的恭順。
    無暇去理會心思各異的眾將,白眉供奉手中的長劍直接揚起,同樣是抹了一下自己的手掌,用鮮血祭了一下這里開了劉氏皇族千年基業的神兵。
    如同活物一般,赤霄劍直接將白眉供奉的鮮血飲進。而后此劍便仿佛如同加了特效一般,其上竟然顯現出大漢疆域的虛影來!讓他本身就森嚴的帝道威勢,便得更加厚重凌然!
    好風憑借力,凌空虛點了幾下,那白眉供奉因為血祭而已然蒼老腐朽了許多的身軀,便如同挪移一般直接跨越了上百丈的距離出現在了于廣宗城城頭其高的地方,楊劍,揮劍,那帝道之劍便在眨眼之間斬向廣宗城城頭的張角面前。
    赤霄,帝道之劍!
    帝王既國家,只見隨著赤霄劍的斬落,張角和城頭之上的黃巾軍仿佛面對了大漢十三州一齊向他們壓過來一般!
    好恐怖的劍!
    見到赤霄劍竟然有如此的威勢,曼說是城頭正面對他的張角和其中周圍的黃巾軍,就是身為友軍一方,不在其正面攻擊范圍僅僅只是被波及到的謝飛鴻等瞳孔都不用由微一縮,臉色變了又變!
    而一直被謝飛鴻叮囑,不要在人多的場合聯系他的千秋鏡更是破天荒的開口,將聲音傳到了謝飛鴻的腦海里面。
    “居然是人道法器!這個世界之中居然還有人能鑄造出這等寶貝來。難得,真是難得!不過居然用血祭這種蠢方法,這個世界的人真是蠢到一定程度了。喂,小鬼,這把劍可是少有的好東西,拿到它,拿到它你絕對不會后悔的!”
    “噤聲!”
    謝飛鴻直接在腦海之中回了一句,雙眼繼續死死的盯住那個身上已滿是腐朽氣息,仿佛風中的燭火隨時都可能熄滅的皇朝供奉的身上。
    這劍確實很利,但恐怕消耗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看那白眉供奉之前身上的氣血,最少也能再活一個甲子。而隨著他剛剛的血祭,還能再活一個月,都已經算是燒高香了。
    所以就算是不考慮將其拿到手的困難程度,單說是其使用的消耗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了。
    不過從千秋鏡的話語之中透露的意思來分析,應該是這個世界上的人沒有找到正確的使用它的方法。而能被千秋鏡這么一個跟隨著一位通天大能,在主世界活了這么多年的老怪物都稱的上一聲好的東西,那想必是真的很珍貴。
    因此雖然在主世界之中博覽過諸多雜書的謝飛鴻根本就沒有聽過人道法器的名字,但是在衡量了一番得失之后,謝飛鴻還是絕地將其搶到手里面。
    如此的話……那這幾個自洛陽皇室而來的人都是敵人了!
    思及至此,謝飛鴻再掃視向皇甫嵩中軍軍仗之中的那幾個白面無須的內侍的時候,眼中以滿是冰冷和殺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