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五百五十六章神女有意襄王無情

作者:盛世周公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無廣告!
    看著對方一臉不耐的樣子,青陽不由得心中沒底,難道是忌恨之前自己沒把靈花蜂蜜賣給他,現在找麻煩來了?于是問道:“秦師兄找我什么事?”
    “讓你跟著就跟著,啰嗦什么?”那秦家五哥極其不耐。
    這是什么態度?當我是被你提審的犯人嗎?青陽也來氣了,道:“我不是你們秦家的下人,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秦師兄若是不說出個合理的理由,我是不會跟你去的。”
    秦家五哥一向蠻橫慣了,什么時候碰過這樣的軟釘子?頓時就想發飆,不過想想還是二伯交代的事情要緊,于是說道:“就沒有見過你這樣的,是我二伯找你,他有正事要跟你說。”
    如果說清靜散人是秦家第一代的話,那么秦如煙的父親和此人口中的二伯就是秦家第二代了,第二代的年紀普遍在百歲以上,煉氣期肯定活不到這個年紀,在世的肯定已經突破了筑基期。
    秦家老大最終沒有突破,所以他口中的二伯就是秦家二代的當家人,如果清靜散人不在,秦家就是二伯做主,也算是秦家大半個當家人了,秦家二伯邀請自己一個煉氣弟子,不能不去。
    不光是因為對方的身份,青陽也想看看對方找自己到底要干什么,如果真的是關于秦如煙的事情,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說清楚。
    青陽道:“好,你前邊帶路吧。”
    陳必旺和魯定山也想跟過去,卻被那秦家五哥瞪了一眼,道:“你們兩個算什么東西,秦家內院也是你們能隨便進去的?”
    陳必旺和魯定山二人氣得臉都紅了,不過想想這里是秦家,不是他們能招惹的起的,最終只能把火氣壓了下去,扭頭說道:“青陽師弟放心,我們兩個會在外面等著,等你出來一起回去。”
    青陽明白兩人的意思,這是故意說給秦家五哥聽得,他們等在外面,避免對方耍什么花樣,青陽沖著他們點了點頭,然后跟著那秦家五哥朝著秦家內院走去。
    兩人穿宅過院,走了將近一刻鐘,才來到一個院子里,院子不大,卻古樸而幽靜,非常適合修身養性。穿過院子,進入一個布置的就像是書房一樣的房間,總算是見到了對方所說的秦家二伯。
    秦家二伯是一個和藹的中年人,看起來似乎比秦家五哥還要年輕不少,不過青陽知道這些都是錯覺,對方實際的年紀已經超過百歲,只是因為突破了筑基期,看起來才會這么年輕。
    因為差著一個大境界,青陽猜不出對方具體的修為,但是從氣勢方面來判斷,這個秦家二伯要比梁家老祖要強出很多,就算沒有達到筑基中期,最起碼也有筑基三層的修為。
    把青陽領進來之后,那秦家五哥交代了兩聲就退下了,不過并沒有退出房間,而是站在后面,似乎也想看看二伯要干什么。
    那秦家二伯上下大量了青陽一番,開口說道:“你就是這次內院大比第一的青陽?不錯,不錯,才三十多歲就能取得如此成績,在清風殿眾弟子之中也算是極難得的了。”
    青陽摸不清對方的意圖,只能謙虛道:“秦師叔過獎了,只是僥幸而已。”
    秦家二伯笑了笑,道:“不算過獎,當初我像你這么大的時候,也才只有煉氣八層的修為,修煉到煉氣圓滿時已經四十多歲,若不是有父親幫忙,這輩子恐怕都沒有筑基的希望。”
    “請問秦師叔找我過來何事?”青陽問道。
    秦家二伯沒有回答,而是又問道:“你這次拿到內院大比第一,也算是小有成就了,可曾想過找一位雙修道侶?”
    秦家既然有這方面的打算,肯定是詳細打聽過青陽基本情況的,知道青陽一直是孤身一人,也就沒有問那些廢話。青陽來之前就有預感,如今見對方果然把話題引到了這方面,青陽反而松了一口氣,道:“弟子這些年一心修道,從未考慮過這方面的事情。”
    那秦家二伯點點頭,道:“年輕時當然是以修煉為重,否則的話也不可能取得如此成就。不過到了一定年紀,就該考慮這件事情了,現在正好有一個機會,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抓住。”
    青陽心中一突,總算是說到正題了,不過對方這句話不好接,青陽只能繼續裝糊涂,道:“不知師叔說的是什么機會?”
    秦家二伯道:“除了幾位金丹長老,我秦家在清風殿的地位也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了,按說秦家的女兒肯定要找個門當戶對的雙修道侶,不過孩子喜歡,我們做長輩的也不能棒打鴛鴦。好在你這次取得了內院大比的第一名,得到了兩顆筑基丹,至少有五六成的希望可以成為筑基修士,倒也勉強配得上我秦家的女兒。我有意讓侄女如煙和你結個雙修道侶,不知你意下如何?”
    和秦如煙結個雙修道侶?看來自己的猜測是對的,秦如煙確實對自己有意,之前可能因為自己的身份,擔心家族不同意,秦如煙表現的還不是很明顯。等自己取得了內院大比第一之后,得到了量枚筑基丹,有很大幾率成為筑基修士,身份上的差距也就不存在了。
    在內院大比第六輪的時候,秦如煙就曾經說過,若是能在大比之中取得好成績,就會給自己一個驚喜。說明那時候秦家已經決定了,只要他能取得一顆筑基丹,就會同意秦如煙和他的事情,結果青陽超水平發揮,取得了兩顆筑基丹,那秦家肯定更不可能反對這件事了。
    只可惜神女有意襄王無情,秦如煙所謂的驚喜對青陽來說不是驚喜,而是驚嚇,青陽根本就沒有現在找雙修道侶的打算,秦如煙的性格也不太適合他,這件事只能拒絕。不過秦家主動提出這件事,就算是拒絕也要盡量委婉一些,不能傷了對方的自尊。
    青陽斟酌之后,說道:“秦師叔,弟子在清風殿只是一個毫無背景的普通弟子,怎么敢高攀秦家?我看這事還是……”